月光宝石

关于TAG,给撒妙说两句

萌撒妙的人,就算你们只打撒妙TAG,大家自然也会去搜。

不萌撒妙的人,就算你们打着别家TAG把文捧到对方嘴边,也只会被别人嫌弃。这种行为,无异于大街上拉着人袖子卖安利,但是没几个人爱吃。 

更何况你们把我家小米写成什么乱七八糟的东西了,绿帽子妻奴炮灰精虫上脑,我家小米是这样的人吗?写成这种形象还要贴到别家TAG下给别人看,看,你的本命是这样的,这样做不是恶心人吗?

相信你家姑娘打TAG是出于无意,不过,炮灰不打TAG,这是lofter虽没有明说但是大家都默认的基本礼仪,望你家姑娘自觉遵守。

【撒米】你微笑的样子 (现代AU) 19

青冥:

“虽然希腊的首都是被称为雅典的地方,不过在古希腊时期,希腊人民信奉的不仅仅只是雅典娜一个女神。那个时候,希腊奉行的是城邦制的制度,不同的地方信奉着不同的人,有的地方信奉的是太阳神阿波罗,有的地方信奉的是月神阿尔忒弥斯,而这个波塞冬神殿的遗址,则是清晰的的证明了当时在这里居住的人民所信奉的神祗正是海神波塞冬。啊哈哈, 不过那也是应该的,毕竟这里是出海口吗,当地居民出海捕鱼之前向波塞冬祷告祈求当日风平浪静也是理所当然的事情。”


艾欧里亚的声音还在米罗耳边环绕着,而米罗却并没有什么心思去听艾欧里亚讲了什么,他满脑子想的,都是今早撒加对他说的话。


正如艾欧里亚所承诺的,一大早,他便给米罗打了电弧,说要带他在雅典城逛个够。


而让米罗在意的却是撒加的态度。米罗本想试探着说我可是你的嫌疑人,难道你不介意我和别人一起出去。撒加却似乎明白了米罗的心思一般,拍了拍米罗的脑袋,说艾亚哥斯的事件发生的时候,你正好在我的身边,所以我们已经没有任何理由怀疑你与这件案子有什么关联了。


“米罗,如果可以的话,我希望你能与同龄人有更多的交流机会。”撒加这么说着,拍了拍米罗的脑袋,便将他送出了门。


 


撒加这个时候究竟在干嘛?是和那个艾俄罗斯在一起,还是一个人?米罗狠狠的摇了摇头, 他也不知道为什么,算算日子,他与撒加相处了仅仅不过几天,不过在这短短的几天内,他却感受到了一种似乎从来没有经历过的仿佛是来自于家人一般的温暖。


“米罗?”艾欧里亚看着米罗走神的样子,忍不住担心的问道。


“你在说海神波塞冬?”


“是的。”


“那么这附近也一定有冥王哈迪斯的神殿了。我记得他们总是在一起。”米罗这么说完,忍不住狠狠的咬了一口自己的舌头,他的心思全在撒加今早的笑容上,却完全没有将艾欧里亚的话听进心里,波塞冬与哈迪斯,除了同是希腊神话中的神外,几乎是八竿子打不上的关系吧。


没想到艾欧里亚却沉默了,他的脸上明显陷入了一种犹豫的神情,“米罗,我看你一整天都似乎很没精神的样子,原来你是对哈迪斯感兴趣?”


“不不,其实也不是这样。”米罗慌着摆了摆手。


“其实这附近倒也是有一个哈迪斯的神殿, 只是比起海神殿来说,那里算是非常非主流的旅游景点了。或者…大概都不能算旅游景点吧。我记得曾经路过过一次,就看到一篇废墟,也没有什么修葺。”艾欧里亚似乎在犹豫着。


“不不…其实不去也没什么。”米罗慌忙否认着之前的问题。艾欧里亚却误解了米罗的意思,以为米罗只是因为自己那句“非主流旅游景点”而感到不好意思而已,他一把拉起米罗的手,“没关系,我现在就带你去。 ”


 


虽说是不太远的距离,可当艾欧里亚与米罗离开海神殿的时候,天色已经将近傍晚,而当他们来到那个曾经被称为哈迪斯神殿而现在只剩下一些残垣断壁的地方时,天色已黑。


正如艾欧里亚所说,这里并不是主流的旅游景点, 而到了晚上后,更是不可能有什么人到这种地方。米罗看着前方那些黑黢黢的轮廓,想要开口对艾欧里亚说还是回去算了, 却在这个时候,一阵阴风吹过,树林里发出嘻嘻索索的声音,艾欧里亚一个哆嗦, 躲到了米罗的身后,却不小心推了米罗一把,米罗脚下一滑,跌进碎石堆中。


“喂!你干什么!”


“我…”艾欧里亚低着头,却不好意思说出来自己纯粹是被风吹下的树叶给吓了一跳。 


米罗看看艾欧里亚的脸色,又看了看四周,虽然他并没有说出来,米罗却已经猜了个大概,“嘿,没想到你个狮子座的还怕鬼啊。”


“狮子座的怎么了?狮子座的招你惹你了,你天蝎座的难道你不怕?”艾欧里亚直着脖子,冲着米罗嚷回去,米罗却端端正正的在碎石堆中坐好,“天蝎座当然不怕哈迪斯,因为哈迪斯是天蝎座的守护神”


“米罗…”艾欧里亚瞪着双眼, 却对这种类似于无赖的观点找不到反驳的理由,他顿了顿,却借着月光看到了碎石上有些许红色的痕迹,“喂,米罗,你刚才没摔伤吧?”


“没事。”米罗抬起刚才撑着地面的手掌,冲艾欧里亚摆摆手,“你看,没事。”


“那这些是?”


借着月光,米罗清晰的看到,那些碎石上有着暗红的痕迹,看上去似乎是风干了好几天的血的痕迹,他的脸色突然一变,他站起身来, 手指在遗址中的石凳上擦了擦,抬起手来看了看。


“艾欧里亚,你是说,这里几乎是没有人来的地方?”


“是的, 有谁会来这种鬼地方?”艾欧里亚斩钉截铁的说着,“喂,米罗,我们快回去吧。”


“艾欧里亚, 为什么这里的石凳这么干净。仿佛才被人擦拭过?”米罗冲着艾欧里亚抬起他干净的手指。


 


撒加与艾俄罗斯再一次见面,确认了拉达曼提斯与其他当事人的不在场记录,除开拉达曼提斯之外,其他人都在警方的监视之下, 而拉达曼提斯提供的不在场记录也完美的让撒加找不到任何挑剔的地方。


离开艾俄罗斯后,撒加再一次路过了奥纳西斯的故屋,他不知道为什么,他想要再看一眼当日的案发现场,他推开门后,发现艾俄罗斯手下的警方几乎完美的保留了现场的样子,就连当日流淌在地板上的血迹也鲜红如昔。撒加想起了那天艾亚哥斯深度腐烂的身体,又看了眼地板上的血迹,他想了想,蹲下身来, 用手指蹭了蹭那摊鲜红,他的手指感受到了一些湿漉漉与黏糊糊的感觉,他抬起手,闻了闻,那的确是血的味道。


只是,这究竟是谁的血,撒加皱着眉头,掏出手机,给他的弟弟打了个电话。 



替嫁新娘(58)(隆米)

网上闲人:

“加隆,希望这次你能合作一点,要不然事情就有些麻烦了。”


当墙上的挂钟敲响十下,沙加听到了由远而近的马蹄声。他站起身来,重新来到窗前,骑着马、身着黑色便装的加隆的身影印入他的眼眸。沙加微抿着唇角看着加隆从马背上跳下,径直朝这边走来。不一会儿,身后的门打开了,沉重的脚步声响起,沙加转过身来,“好久不见了,加隆。”


与两个月前沙加最后一次见到他时相比,加隆清瘦了许多,下巴上还留起了粗糙的胡渣,整个人显得很沉静,也很冷淡。


“没想到你要来,”加隆似迟疑了一下,但最终还是把手伸出,握了一下沙加伸过来的手,“你来有什么事吗?”


“是有点事。”沙加看了一眼加隆领口处别着的一朵小小的白色石竹,“马里沃说你成天呆在墓地。”


“是。”加隆有些心不在焉地点点头,似乎没注意到他很不礼貌地让客人还站着。


静默了一会儿,沙加突然问道:“他还好吧?”


“嗯?”加隆微怔了一下,“哦,还好,现在墓地上开满了小花,非常漂亮,我想他会喜欢的。”


他的声音很呆板,表情也很木然,全然一副还没从巨大的精神创伤中恢复过来的样子。


沙加轻轻叹了口气,“我问的不是那个空无一物的墓,我问的是他本人现在怎么样了。”


加隆还是呆呆的,“他就在那里,一个人躺在那里,那里很冷也很暗,我不放心,所以天天都要去陪他……”


“加隆,不要再装了,我既然这样问你,就是因为我知道他还活着!”


加隆仿佛是被人猛抽了一鞭子似的,俊脸剧烈地扭曲了一下,“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


沙加温和地看着他,“我知道你不想让人知道的心情,可是,加隆,这件事瞒不住了,你知道吗?”


“不!我什么都不知道!我只知道他死了!再也回不来了!”狂吼的加隆眼中迸发出疯狂,“如果是撒加派你来的,你就回去告诉他,不要再来烦我!”


“加隆!”沙加抓住加隆颤抖得厉害的手,“这事撒加早就知道了,可是他为了你一直都默不作声。但这一次,另一个人也知道了,他很快就要到这里来了,即便是撒加也拦不住他!”


慢慢地放开加隆的手,沙加继续说道:“你知道我说的是谁,对吧?要不然你也不会急着来见我。如果你还是不肯承认,那我就实话告诉你吧,英格兰新任的国王,前蔷嶶公爵就要来看他的儿子,如果拒绝,法国将再度卷入战火!”


有那么一会儿,加隆只是惨白着脸站在那里,暗淡的眼眸无神地瞪视地前方,嘴唇颤抖得好象是风中的树叶。当一脸不忍的沙加刚想开口安慰他时,他却掉转头冲出了房间。很快,马蹄声再度响起,渐渐远去……


呆立着的沙加长长地叹了口气,指间留下的加隆手上的冷汗让他有些伤感,也有些无奈。


好象又死去了一次……


伏在马背上的加隆有些恍惚,两个月前那撕心裂肺的一幕又象汹涌的浪潮闯入他的脑海……


怀中爱人冰冷的身体,直插心窝的利剑,飞溅的鲜血,拉达曼迪斯的惊呼,如飞絮飘散的意识……


以为自己就这样永远地沉入无尽的无知无觉的黑暗,却突然象溺水之人被人从水中捞起,闪亮的光影,刺激耳膜的声响再度冲击着自己的感官,沉重的眼帘慢慢打开,拉达曼迪斯带泪的脸庞近在眼前。



替嫁新娘(60)(隆米)

网上闲人:

午后的阳光透过树叶的间隙柔和地洒下金色的细网,和风挟着芬芳的花香拂过茵茵绿草。


斜靠在花园中摆放的躺椅上假寐、等待加隆归来的米罗做了一个梦,梦中那个有着一双深绿色瞳眸的青年诚挚而温柔地凝望着自己,“请殿下下令吧,罗伊德粉身碎骨也要完成殿下的指令!”


让自己感动得落泪的声音一遍又一遍在自己耳边回响……


然后,血幕笼罩了一切,浑身血污的青年从马背上跌落,雪亮的枪刺正扎向他的后背……


“不可以!”惊叫着醒来的米罗遍身冷汗。


因为梦境是如此鲜明,醒过来的他有半响只是怔怔地望着眼前漂浮的光影发呆。


惊觉到米罗的异样,一直趴伏在他脚边、合着眼舒服地晒太阳的“银眼”一下子站了起来,扑闪着担忧和关切的眸光的银色眼眸专注地凝望着脸色微微发白的米罗。


“让你担心了,银眼,”极力露出一个安心的微笑,米罗伸手轻揉着“银眼”毛茸茸的头颅,“因为又梦见罗伊德了,所以……”


他没有再说下去,内心纠结的不安和心痛让他不知该怎么对他最好的朋友说。


从昏迷中苏醒过来的米罗时常做着让自己揪心的梦,最初的梦里,罗伊德倒下的身影时常出现,但最后出现的总是加隆喷血的胸膛。因为撕裂一样的心痛而哭得气绝的自己无数次被担心得不得了的加隆摇醒,然后被抱在他温暖的怀抱里温柔地抚慰。问明原因后的加隆总是在他耳边柔声地诉说着,“没事了,我们都还活着,我们会活很长很长的岁月,直到我们头发白了,牙齿掉了,我们还在一起。”


每次听到这些让自己安心的话,米罗紧绷的神经便会渐渐放松下来,他会趴伏在加隆宽厚的胸膛上,紧紧地贴着他心脏的位置,贪婪地聆听那让自己喜悦和满足的有力搏动。这种孩子气十足但充满真意的举动常常让加隆又是想笑又是想哭。


在加隆面前露出自己脆弱的一面并不让米罗感到丢脸,因为爱他、信任他,所以才将一直小心地用坚硬的外壳包裹着的心最柔弱的一面展现给他,这是恋人才有的权力。而同样的,对于加隆以殉情的方式追逐自己的灵魂,米罗虽为之心痛欲裂,但反过来想,如果换了是自己,也一定会做出同样激烈的举动,也只有对所爱之人执着到了疯狂的地步,才会有失去了他自己的世界也会崩塌的绝望,所以毁灭自己的生命也就变得无足轻重了。


因为为之心痛的人就在身旁,无数次恶梦之后都能握住他的手,听着他的心跳,所以那梦境的尾声渐渐只剩下罗伊德倒下的身影,渐渐地,由模糊到鲜明,鲜明得好象刚刚才发生过的一样。



云上天城 @红枫秋叶:

壁咚测试🙈🙈🙈
下午整理书架整理出一个脑洞
突然兴奋 三( ✌🏻'ω')✌🏻
这层皮
都掉光了
不要也罢🤘🏻🌚🤘🏻🌝🤘🏻

骨头猫人:

——猫粮加了吗?猫水换了吗?猫shi铲了吗?

——马上马上……等我看完这个……

铲屎官日常……


开荒完了我又来涂涂涂了_(:зゝ∠)_

我问某人:你想看谁?

某人:米罗!

我:我以为是齐格飞……好吧……画什么样的?

某人:(想很久)边看报纸边打电话吧!

我:……(真能搞事啊你)

————————————————————————

某人最近沉迷齐格飞都不理人!哼!(嫌弃脸)


【撒米】你微笑的样子 (现代AU) 18

青冥:

固然艾俄罗斯长着一张正大光明将尽职尽责好警察几个大字写在脸上的相貌,而他微笑起来露出一口大白牙更是可以去参选美国先生似的,但米罗却莫名对他抱着一种复杂的情绪。


“这绝不是因为在他和撒加的二人时间里,这个人突然横叉一脚打了个电话给撒加,还炫耀似的让撒加把自己带上的缘故。 ”当然,这样的小心思,米罗是绝对不会说出口的。 他深深信奉一个原则, 撩人,就是要撩的若隐若现,让人挂在心头上痒痒的但是又抓不到实质的东西,若是心急了将感情的事情说实在了,那就一点也不好玩了。


可惜艾俄罗斯的出现,却偏偏像是上天故意派来给米罗的调情计划泼冷水。


接受了艾俄罗斯的邀请,第二天,撒加带着米罗来到了雅典城郊一家对普通人来说价格不菲而看在米罗的眼里却只是平平的一家餐馆。虽然这样,米罗却反常的并没有抱怨什么, 只是安静的坐在自己的桌子上,用刀一小粒一小粒切着嚼起来却没什么味道的羊排。同时,他无聊的打量着艾俄罗斯与撒加的对话。


其实艾俄罗斯约撒加出来说起普通,也只是普通的公事。那天之后,他的手下去调查了一番拉达曼提斯当天的行程,发现拉达曼提斯当晚是住在一家名叫月桂树的普通酒店,并在当天晚上一步都没有离开该酒店。


“有证人吗?”


“普通的情况下,这种一个人待在一个房间整晚没有出门的情况是很难找到证人的。不过这次情况不一样,那家酒店的前台正好整晚都是同一个人在值班,而她的记忆力看上去好的出奇的样子,她非常确信整个晚上都没有见到长相类似拉达曼提斯的人出门。”


“另外,拉达曼提斯在晚上十一点左右正好点了夜宵,而送夜宵的服务员也证实了拉达曼提斯那个时候在自己的房间。”


“也就是说,十一点左右,他还在酒店吗?这边的死亡时间能确定不?”


“其实不止这些人证。我的手下还查到了那家酒店的门口正好有监控录像, 而从监控录像的记录看来,拉达曼提斯的确整晚没有出门。”


“有人证,也有物证,真是完美的不在场记录啊。看上去就和故意捏造的似得。”米罗托着腮,看着艾俄罗斯一脸正经的样子,忍不住吐了一个槽。


艾俄罗斯微笑的看了一眼撒加身边的这个小孩子,似乎完全忽略了他话语中不友好的信息,他只是伸出手,拍拍米罗的脑袋,“这个小朋友一定是侦探小说看多了吧。不过在现实生活中,要捏造这样的不在场证据还是有相当的难度的。而拉达曼提斯是英国人,在接受艾亚哥斯的邀请之前,没有任何证据证明他对希腊这个地方熟悉,更不要说希腊的某一个酒店了。”


“也就是说,我们得暂时将拉达曼提斯从嫌疑人名单中排除吗?”


“我想我们不得不如此。”艾俄罗斯点点头,他看了眼米罗,突然想起了什么似得,他掏出手机,打了一个电话。


“是我弟弟。”艾俄罗斯放下手机,向撒加和米罗解释,“这次邀请你们,除了解释拉达曼提斯的不在场证据之外,还有就是…”他颇不好意思的看了一眼撒加,“我弟弟他一直很崇拜史昂,自从听说你在史昂手下工作后,就一直吵着闹着想要见你。还有,他和米罗同龄,又都是希腊人,我想他们做做朋友也挺好的。”


艾俄罗斯x2,当艾俄罗斯的弟弟,那个名叫艾欧里亚的典型希腊少年出现在米罗的眼前的时候,他看着眼前相似的两张脸,不禁头疼的想着。而虽然在艾俄罗斯的介绍中艾欧里亚是向往着史昂而想要与撒加见面的人设,而当艾欧里亚真正到了餐馆后,米罗却发现他竟然对自己的热情超过了撒加,


“你们长得那么像,你们也是兄弟吗?”


“不不,我是希腊人,但是那个家伙我不知道他是哪里人。”


“其实我也是希腊出身…”撒加在一旁微笑的解释道,“只是在很早的时候,我和我的弟弟便搬家去了美国。对了,米罗不是我的弟弟。”


“原来大家都是希腊人。”艾欧里亚说着说着,便热情的拉住米罗的手臂,“米罗,你离开希腊多久了?你听说过海神殿吗?那边的夕照可是世界一流的美景,明天我带你去看吧。”


米罗求救般的看了眼撒加,撒加却笑了笑,“那明天你们好好去玩吧。正好我想再去看一眼尸体。”


这说着说着就变成了单独约会的节奏,米罗张了张口,想要说我宁愿去看我哥的尸体,撒加却拍了拍他的头,“米罗,我希望你能和与你同龄的孩子多玩下,不要想太多。调查你哥哥的死因这种事情,交给我和艾俄罗斯就好了。”就这样,将米罗未说出口的话硬生生的堵在了喉咙里。


 


当晚,米罗感到浑身的不自在,在撒加的床上翻来滚去,而撒加却忽略了对方那些毫无来由的小心思。